<span id='se44q'></span>
  • <fieldset id='se44q'></fieldset>

    <dl id='se44q'></dl>

        <acronym id='se44q'><em id='se44q'></em><td id='se44q'><div id='se44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e44q'><big id='se44q'><big id='se44q'></big><legend id='se44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i id='se44q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se44q'><strong id='se44q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ns id='se44q'></ins>

          <i id='se44q'><div id='se44q'><ins id='se44q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1. <tr id='se44q'><strong id='se44q'></strong><small id='se44q'></small><button id='se44q'></button><li id='se44q'><noscript id='se44q'><big id='se44q'></big><dt id='se44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e44q'><table id='se44q'><blockquote id='se44q'><tbody id='se44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e44q'></u><kbd id='se44q'><kbd id='se44q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來世、、我們再在一起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    那個時候。。我們在一起

              或許這是上天註定的吧,我們永遠不可能在一起。。

              她與他的相識,是那麼的美好。而我,作為一個旁觀者,在這裡,敘述著他們的相識、相知、相愛

              我是一個稻草人。

              那是在一個古老的村莊,陽光透過樹葉、斑駁的,讓人無法呼吸

              然後,整個空氣裡面都充滿瞭一種叫做有憂傷的味道。。

              我沒有辦法體會,當時的我,隻是覺得很難受、、

              恩,說不出的難受,我也不知道為什麼

              她叫禁、一個很奇怪的名字,她很喜歡笑,那笑容,可以感染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

              那個笑容如星辰般燦爛的女孩

              而他,叫肆,

              他是一個不同尋常的男人,、剛毅的臉龐上面,你總是可以看到,一雙有神的眼睛,當然,不止如此

              但是,我沒有更加華麗的詞語來修飾他,

              我隻是個稻草人

              那是一個炎熱的午後,太陽火辣辣的在空中吞噬著這片土地上的水分

              我記得,連禁傢的那隻阿灑也無精打采的,噢、阿灑是禁從不知哪個角落撿來的。、禁經常從外面撿東西回來,雖然說禁是個好女孩,可是,我不得不承認,有時候禁真的很傻帽,她甚至認為這個世界上有天使、噢,真是個傻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但是在很久很久之後,我不得不承認她是對的,隻不過,她遇見的是惡魔!

              那個傍晚,禁從外面拖回來一個塗滿瞭紅色顏料的男人,他好像睡著瞭。

              禁把他放在床上,用佈把他身上的顏料一點一點的擦掉、然後用白色的佈條幫那個男人綁瞭起來、我知道,那個叫作包紮。

              幾天後,那個男人醒瞭,他用他那漂亮的雙眸註視著禁,猛的、他伸出手,恰住禁的脖子,

              “你是誰?”

              語氣不帶一絲溫度,眼睛裡也沒有泛起一絲波瀾…

              “我叫禁、你呢?”禁笑著說…

              那男人愣瞭一下,可能是沒有看到過如此幹凈、燦爛的笑容吧、一時間忘瞭怎麼回答。

              “呃、你不說也沒關系…我去幫你準備一點吃的,你一定餓瞭吧…”說著,她就開門準備出去、

              “肆。”“咦?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叫肆。”

              禁偷偷的笑瞭,真是個別扭的傢夥…

              我討厭禁和那個男人在一起,他永遠都是那般冷漠、偶爾,眼神中會閃過一絲殘暴的氣息…

              他是個危險的男人。

              可是禁就喜歡和他粘在一起,她甚至不顧滿拉賽格的勸告。

              滿拉賽格是我們村的村長,他是一個德高望重的老人,據說已經有兩百多歲瞭。從我存在的那天起、滿拉賽格就在瞭,,

              當然拉、你不可能期望一個稻草人有兩百多歲吧…我一直以為,這樣安靜安定的日子會持續永遠。我可以看禁每天快快樂樂的,看村長每天板著一張臉教訓偷玉米的孩子,看年輕男女打情罵俏,看村裡的農婦一遍又一遍的亂嚼著某某某的舌根……

              我恨恨的想:如果沒有那個男人,這一切該是多麼的美好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