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yq0wb'><strong id='yq0wb'></strong></code>

<dl id='yq0wb'></dl>

  • <i id='yq0wb'><div id='yq0wb'><ins id='yq0wb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ins id='yq0wb'></ins>
          <i id='yq0wb'></i>
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yq0wb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yq0wb'><em id='yq0wb'></em><td id='yq0wb'><div id='yq0w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q0wb'><big id='yq0wb'><big id='yq0wb'></big><legend id='yq0w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1. <tr id='yq0wb'><strong id='yq0wb'></strong><small id='yq0wb'></small><button id='yq0wb'></button><li id='yq0wb'><noscript id='yq0wb'><big id='yq0wb'></big><dt id='yq0w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q0wb'><table id='yq0wb'><blockquote id='yq0wb'><tbody id='yq0w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yq0wb'></u><kbd id='yq0wb'><kbd id='yq0wb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<span id='yq0wb'></span>

            歲月不曾眷顧誰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  高考成績下來之後,陸可薇望著窗外的刺桐發呆,刺桐花成串地掛在嫩綠的枝葉上,在陽光下光輝燦爛。溫南來找她,是下午三點的時候,可是她卻沒勇氣見他,整個人躲進被子裡,發出低沉壓抑的嗚咽。

            溫南在門外叫瞭她好久,她也沒開門,他在門口嘆瞭口氣,離開。

            下午四點鐘,陸可薇終於不再哭瞭,她擦幹眼淚打開門,門外已經沒有瞭少年的影子,她垂下頭騎著半舊的自行車去瞭永華餐廳。

            陸可薇的媽媽在這傢餐廳做配菜工,而她從高考結束後就在這裡兼職服務員。今天出高考成績,所以店長特意放瞭她幾個小時假。媽媽正在餐廳收拾餐具,根本沒打算問她的成績。而她的分數隻夠上個大專,一切正如她的心意。

            在這個不大的二線城市,說到陸可薇的名字,大多數人都會有些印象,沒有印象的人想一想也會恍然大悟:“哦,就是那個學習機廣告裡的小女孩啊。”

            當年那個廣告稱得上是風靡全城,至今有些舊貨商店裡還能看見八歲的陸可薇手裡拿著學習機,笑得天真燦爛的海報。陸可薇童星的帽子,至今已經戴瞭十年,因為再也沒有作品,逐漸淪為普通人。但高考前三個月,無聊的網民們突然找到瞭陸可薇的微博,甚至搞瞭一個熱門話題,說是當年代言學習機的女孩子要高考瞭,請大傢火速圍觀。

            一時間,陸可薇被推到風口浪尖上,微博上給她加油的人也有,但等著看笑話的人更多。

            陸可薇已經不再是廣告裡那個天真不知世事的小女孩,她決定用行動和結果證明自己,任何一點課餘時間都泡在圖書館學習,可就在高考前半個月,媽媽突然跟她說:“可薇,要不咱別念大學瞭吧。”

            一句話,如同一瓢冷水從頭淋到腳,陸可薇足足愣瞭好幾分鐘,也沒說出一個字來。

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陸可薇八歲那年,因為爸爸突然患病,傢裡一時斷瞭經濟來源不說,還需要大筆治療費。剛好媽媽聽親戚說市裡舉辦童星選拔賽,就病急亂投醫寄瞭一張照片給主辦方,沒想到她意外被選中,被推薦給學習機公司當代言人。

            那時候的陸可薇充滿童真,笑起來眼睛像一枚月牙兒,粉嘟嘟的小嘴,渾身都是靈氣,在廣告播出後小小的陸可薇跟學習機都意外得一炮而紅。

            她成瞭學校裡的風雲人物,但好景不長,就在主辦方想要跟她簽約的時候被查出收受賄賂,公司停業整頓。陸可薇媽媽培養女兒當明星的美夢,像被浪打到岸邊的船一樣擱淺瞭。選拔賽的獎金跟拍廣告的酬勞全部耗在瞭爸爸的手術上,手術很成功,爸爸也出院瞭,但是身體卻一直不太好,一年有八九個月都臥病在床。媽媽給餐廳當配菜工成瞭傢裡唯一的經濟來源,一傢三口過得緊巴巴的。

            雖然廣告隻播瞭三個月,但是童星的身份像刺青一樣刺在瞭她身上。別人不會忘記,她自己也擺脫不瞭。

            小朋友們知道她拍瞭廣告,紛紛跑去跟她做朋友,隻有一個男孩,總是遠遠地看著她。在她被小朋友們擠得摔倒時,他又會趕緊跑過去,將手遞給她,但是他們從來不說話。

            小學畢業後,她仍頂著童星的頭銜,但大傢已經覺得稀松平常瞭。沒有人再圍著她轉時,那個男孩卻從來不會離她太遠。

            初中時,那個男孩跟陸可薇分在同一班,又有人記起她是拍廣告的那個女生,於是大傢都跑去看她,她被一群男孩子擠得摔倒。就在她委屈得想哭時,那雙手再次出現,她毫不猶豫地握上去,手心滿滿的都是溫暖。

            男孩拉著她沖出人群,一直跑去操場,十三歲的陸可薇看著男孩子的側臉,以及他被風吹起的額發,像在夕陽裡跳著舞,她一時就看得恍惚瞭。

            在操場的冷杉林旁,男孩才松開她的手,他像是在自我決定,又像是在征求她的同意般說道:“以後,就讓我陪著你吧。”

            陸可薇從很早以前就知道男生叫溫南,她對他也已經很熟悉,隻是這是他第一次跟她說話,溫暖得就像三十度的溫開水,流經她心臟最柔軟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陸可薇工作到晚上九點,和媽媽一起下班。

            母女二人並肩走路,但誰也不說話。陸可薇心裡也明白,媽媽不想讓她念大學的原因,不僅是因為錢,更多的是怕她離開得太遠,太久。大學需要四年念完,而她的爸爸未必能撐過這四年,按照媽媽的心願,一傢人在一起才是最快樂的。她能理解卻又不甘心。

            陸可薇和媽媽走瞭許久的路回去,還沒走進小區,就看見瞭樓下的溫南。他站在樓梯燈下,面前的影子被拉得老長,媽媽見狀先進瞭小區。

            “你真的不上大學瞭嗎?”溫南問她。

            “是我太笨,考得太差……”陸可薇還沒說完就被打斷。

            “如果是因為錢的問題,我可以幫你的。”溫南到底隻是個十八歲男生,底氣不足。

            “你爸跟初戀跑瞭,你媽不過是個記者,你怎麼幫?”陸可薇說話很毒,她隻是想讓溫南死瞭幫她的這條心。

            可他隻是皺瞭皺眉,就仰起臉說道:“大不瞭我不去上大學瞭,我去打工供你上學。”

            陸可薇的心有一瞬間的抽動,眼底陣陣發潮,眼前的溫南還是在她受委屈時伸出手的男生,隻是高瞭許多,眉眼更加清秀,輪廓更加分明,長成瞭雜志插畫裡那樣俊朗的少年。隻是,她比誰都明白,這個溫暖的少年,從她故意考差開始就註定不會再屬於她瞭。

            他們十年的過往,會在歲月的漸漸消磨之下,變成最溫柔的記憶。

            高一那年,溫南的爸爸在街上遇見初戀情人之後決定跟他媽媽離婚,陸可薇陪溫南坐瞭一個下午,兩個人什麼也不說,一直坐到天光暗淡。她走出溫南傢,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無恥的慶幸,她覺得她跟溫南終於平等瞭一些,他們所能依靠的都隻有媽媽。但溫南的媽媽比較有文化,在一傢報社做記者,比她媽媽的工作要體面得多。

            大概是因為這個所謂的平等,陸可薇跟溫南的關系反而更加密切,毫無保留。

            陸可薇趴在窗臺上,想起跟溫南的細枝末節,不由笑出聲來,可很快她又想起上大學的事來,喜悅還沒綻放就被惆悵取代。

            高二那年暑假,他們在天臺上看日落,她說瞭自己想考去的學校,然後問溫南想考什麼大學。溫南毫不猶豫地說,陸可薇去哪裡,他就去哪裡。

            當時,陸可薇心裡漫起無窮無盡的歡喜,她以為這輩子她跟溫南都不會分開瞭。